手机中国娱乐网

冯绍峰谈豪门富二代 称自己从没当过啃老族(图)

日期:2011-11-28 10:53:31  来源:中国娱乐网   进入评论0
导读:单凭印象,说起冯绍峰,你会怎么形容他?爆红,年头的一部清装穿越剧《宫》使他人气扶摇直上九万里;帅气,剑眉星目,儒雅中带着几分英气,曾稳坐年代戏第一小生的头把交椅,如今更成了《鸿门宴》里霸气外露的项羽。

/

冯绍峰

  单凭印象,说起冯绍峰,你会怎么形容他?爆红,年头的一部清装穿越剧《宫》使他人气扶摇直上九万里;帅气,剑眉星目,儒雅中带着几分英气,曾稳坐年代戏第一小生的头把交椅,如今更成了《鸿门宴》里霸气外露的项羽。

  当记者和他长谈之后,窥见了这个浮华外表下的真实内在。年过三十、出道十年的他有着很多有意思的对立面——比如,他一方面成熟有担当,“我从小都为别人而活,看起来很累,但改不了”,另一方面又充满孩子气,“我最想演的是《七龙珠》里的孙悟空”;一方面他对演戏超乎寻常地热爱,“任何事情都没有电影大”,另一方面,他又曾因怕被挑选,在上戏4年中没接一部戏。就连他喜好摩托飞车这一爱好,也与他温润的外表形成鲜明对比;谈起成名,他很淡然,但说到家 庭却有些谨慎。在和记者交谈的过程中,冯绍峰慢热不健谈,一个浅显的问题他都会想一想再回答。记者不得不承认,他就像一块宝藏,越挖越有惊喜。

  我有对质疑的耐受力,它不会把我打垮。只要我人还在,戏还在演。总有一天会有进步和成果,我会让那些质疑我的人看到我的变化。我从来没有与质疑我的人怄气。

  对立面1

  孩子 从小就有英雄情结

  成人 一直都在“为别人而活”

  “今天敦煌刮起很大的风沙。晚上收工时洗头发、眉毛、耳朵里的沙子,我想,如果把每天从现场带回住地的沙子收集起来,那几个月的时光,也可能会堆成一个小沙堆了吧。”自《鸿门宴》在北京首映启动后,冯绍峰就开始在微博中更新属于他自己的“项羽日记”,短小的日记里有逗趣的段子,也有励志的感悟。《鸿门宴》是他真正意义上的首部银幕之作,项羽这个角色对冯绍峰而言非常重要。

  记者和冯绍峰的聊天就从《鸿门宴》开始。

  “当李仁港导演找我出演项羽这个角色时,我实在是喜出望外。”和普通观众的惊讶一样,冯绍峰也很难把自己和项羽联系起来。按照他的回忆,过程是这样的:李仁港第一次约见冯绍峰时,他还在拍《后宫》,顶着书生的装扮就去《鸿门宴》剧组试镜,“让一个书生去出演项羽,说实话当时我有蒙的感觉。”他说。李仁港为了缓解气氛,自己品着红酒、放着音乐看着冯绍峰化妆,八九个小时的造型过后,两人立刻惊喜了!按照李仁港之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解释,他眼中的项羽并非单纯的“立拔山兮气盖世”,而是有种“贵族气质”。在他眼里,冯绍峰正是拥有这种气质的人。

  “说实话,我从小就有一种英雄情结,我很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项羽,哈哈哈!”冯绍峰不爱说大话,就算喜欢一个角色,话到嘴边可能就默默咽下去了。要不是影片完成了,自我感觉和外界评论都不错,估计他不会这么脱口而出。说起英雄情结,他顿时眼放光芒,他爱各种卡通漫画,谈到《圣斗士星矢》、《风云》等立刻血脉贲张,他说,他最想要出演的英雄角色是《七龙珠》里的孙悟空、超级赛亚人!边说他边做起动作——挺胸、曲臂、双手握拳、用力 撞,逗得记者呵呵乐。很显然,年过三十的他依然有着浓重的童趣,他很看重自己的“世界”,那是别人无法入侵的地方,“那个世界给人很安全的感觉,只有我能感受到。”

  但他并没有孩子的任性。从小到大,冯绍峰一直有着一份属于自己的担当。“我常希望自己在朋友面前是个重情义的好朋友,在父母面前是个孝顺的好儿子,以后有了家庭,会是个好丈夫、好爸爸。我一直不是个为自己而活的人,我都是在为别人而活,有人看不惯我这样,觉得太累了,但我从小就这样,改不了了。“

  这份责任感是他作出很多决定的动力。李仁港导演力挺他出演项羽,并向投资方立下“拍不好以后就不拍电影”的生死状,让他觉得自己一定要争口气。他出过两次车祸,看到病床前的父母眉头紧锁,他咬咬牙把摩托车给戒了,现在最多听听路边摩托发动的声音过过瘾。

  外界听说过的是2007年的那场车祸。那时,他拍完《玫瑰江湖》,驱车赶回北京。回忆起那场车祸,冯绍峰依然茫然,不知它是如何发生的,“可能真的太困了……要不是我系着安全带,估计小命都没了。当时还有人吓我,说我的耳朵都是从车里捡出来缝上去的。”其实,在这场车祸前,他还曾因开摩托车而撞上轿车,“当时我整个人就在车的前后轮胎里了”,他回忆,事故发生后,他爬出来先蹲了蹲,发现身体没事儿,然后哼唱了一段《吻别》,发现脑子也没坏……事过境迁, 冯绍峰说起这些往事来云淡风轻,但不禁让记者微微一颤。

  对立面2

  逃避 大学时一部戏也没接

  追逐 毕业后不管什么都演

  “我一直相信专科大夫比全科大夫好,我要做个专科大夫。”冯绍峰因为《宫》红了,人气急升,他成为娱乐圈的新宠儿,不仅影视作品争相邀约,还多了很多广告,最近甚至推出了单曲《唯一的恋人》,但和情侣档杨幂泛而广的发展路线不同,除了电影,其余的对于冯绍峰而言,都只是“随手玩玩”。“我有个原则:任何事情都 没有电影来得大,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自己拍电影时要有好的状态和水准,全心全意把作品做好了。在这个前提下,有闲暇时间再做些其他事。要分清主次。”就是这个笃定的想法,冯绍峰在以“报恩”的心态拍完电视剧《后宫》、《命运交响曲》后,将工作重心完全放在了电影上。《鸿门宴》即将上映,之后还有和范冰冰合 作的《二次曝光》、群星云集的《画皮2》。冯绍峰说,虽然这些角色暂时不方便过多透露,但他担保“都是与众不同的尝试”。

  十年磨一剑,电视剧行业历练多年终于登上大银幕,但影和视毕竟有不少差别,冯绍峰这么分析道:“拍电视剧比较注重台词,电视剧中有很多特写和台词;而电影中有很多全景拍摄,不会把一个人拍摄得很大,身体语言会显得更重要。”

  为了让自己在银幕上有更好的表现,冯绍峰用了最笨但却最实用的方法去体会角色——尽可能地不从角色中出来,直到关机为止。拿《鸿门宴》的项羽为例:剧组酷暑天在西北内陆拍摄冬天的戏份,冯绍峰身上又是粗布衣又是毛皮大衣,相当臃肿。

  放在别的演员身上,一休息必定几个助理上阵一脱为快,但冯绍峰宁可这么闷着,“我怕出戏。好不容易才进入状态”。当“张良”张涵予闲来无事,唱着小曲,讲着 笑话逗大家乐时,冯绍峰依旧正襟危坐,如君王般冷不丁大喝一声:“好!”最有意思的莫过于项羽和“刘邦”黎明第一次见面时——冯绍峰悄悄躲在黑暗角落,对着黎明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,看得黎明后背发凉。

  在浮华娱乐圈,这种认真劲真不多见,因此合作过的导演和监制都把冯绍峰当宝。 拍完《鸿门宴》后,冯绍峰有空就要去北京三里屯的皇后饭店,李仁港常常召集他去自己的办公室聊天。陈国富和冯绍峰合作完《画皮2》后,非要把他拉到下一部由他监制的新作中,影片是部年代戏,制作相当庞大。

  冯绍峰说,他最喜欢听别人说话,陈国富和他交流时,一句对话让他对表演茅塞顿开。“他用自问自答的语气问我,演戏都是从哪里学来的?他说基本上我们演戏都是看别人学的,但我们没法分辨哪些是好、哪些是坏,所以需要一个好老师来指引我们如何分辨、剔除坏的部分。”冯绍峰听完后,开始自我审度,发现自己常常会陷入一种制式化的表演中,思考就必定眼睛转一圈,烦心就必定眉头深锁,但在做这些动作时,其实脑袋一片空白。

  冯绍峰的制式化表演不是没有原因的,在这之前,他一直把自己当做一块海绵,有片子就接,有戏就上,10年接了不下50部连续剧,有精华也有糟粕,他这块海绵被吸得越来越大。“我是个很‘渴求’的孩子,什么意见都吸收进来。现在我要自己独立判断, 要有保留和剔除。”于是,海绵开始放水,然后继续吸水。

  冯绍峰这么热爱表演,在上戏读书期间却白白浪费了4年,一部影视作品都没接,这让人非常费解。“简而言之,没戏找我,我也不想拍。”按照他的描述,学生时代的他特别不合群,由于家里离学校不远,他每天一下课,就骑着重机摩托直接回家。“我想当时我的摩托车比我还有名吧,大家觉得我挺怪的。”当他的同学,像佟大为那些人拼命往外跑时,冯绍峰则喜欢躺在学校草地上,仰望星空,哼着歌曲,进入自己的世界。“当时很多人叫我去试广告,我特别崩溃,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?那个时候我有点小清高,自我感觉良好,不太喜欢被人挑选。我总 觉得,只要自己很好,别人就会来找我的。”当时,同校导演系的老师(如今是舞蹈家黄豆豆的老婆)对他说:“你们班我就看好两个人,佟大为和你。”

  这句先知的话在当时的冯绍峰听来有点莫名其妙,他实在没想那么多。

  直到毕业,一直都没有戏找上门,冯绍峰这才幡然醒悟。毕业后,他好不容易接演了第一部戏,演男主角,和王姬谈起姐弟恋, 却因为缺乏经验被评论骂得够呛。于是,让冯绍峰难忘的一段“苦”日子开始了,他选择了北漂,“那时刚毕业,没有人脉,感觉自己根本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,完 全没工作。我都不知道每天在干吗,觉得是在浪费生命。后来只要有角色,不管什么我都演。我从小角色开始演,不管正派还是反派,不管主角还是配角,让我演一 两场戏我也演,连好色的皇帝都演过。每演一次就多一些经验。”

  对立面3

  谨慎 自认传说中的豪门之家“很普通”

  淡然 有质疑才有动力去成长

  说到挨苦这一段,记者不禁想起那个传说中的“冯绍峰的豪门之家”,记者问他:“大家都说你家境很好,那时你为什么不选择回家?”他回应:“我的家境很平常,而且我也没过过太苦的日子。”家境到底如何冯绍峰依旧讳莫如深,但他说,自己看不惯身边那些连工作都由父母安排的朋友,“我想,我既然学了表演,就要在这个行业上有更多表现。当时父母也劝告我回家干点别的,反正有本科文凭,但我很倔,在大事上我很坚定,从不服输。”

  进入娱乐圈十年,冯绍峰坚定地说,自己绝非“啃老族”,“这是我最引以为豪的,我从没当过啃老族,而且我鄙视啃老族,每次看到别人伸手向家里要这个要那个,我都想跺脚,打心眼里瞧不起。我北漂时欠了一屁股债,但从没向父母要钱。”

  刚去北京那阵,冯绍峰不仅欠着债,还和女友分了手。

  但冯绍峰报喜不报忧,直到父亲到北京时一切才穿帮。“我用之前拍戏的积蓄当首付,在北京买了套房子,但之后完全没钱了,由于初来乍到有很多花销,还欠了债。 就在那时,我爸来北京了。我开始跟他说我过得特别好,但当他去到我家时,我傻眼了。”冯绍峰的居所里空荡荡的,一样家具都没有,甚至连张床都没有。冯爸爸 无奈之下,亲自帮他把家具买好,临走时还塞给他些零花钱。

  对于家庭,冯绍峰有着不想过多渲染的谨慎坚持,而在走红方面,他却有种超脱的淡然。爆红是什么滋味?记者问他,他的回答让人有些意外:“我走上这条道路以来一直是在质疑声中成长的,包括在戏剧学院时都有很多人说我内向。我有对这种质疑的耐受力,它不会把我打垮,只要我人还在,戏还在演,总有一天会有进步和成果,我会让那些质疑我的人看到我的变化。我从来没有与质疑我的人怄气,当每个人都说我好时我会害怕,大家说我不好时反而会点醒我,没有这种质疑我也不会有动力去成长。”

  其实冯绍峰想得更多的是下一步,“前阵子很多人都在讨论我,觉得我不错,但我很担心,我下一步怎么办?大家给了我太多表扬。但我后来想通了,我甚至想到很远,《鸿门宴》可能是我的一部代表作,但之后肯定会有没那么如意的作品,没那么好的表现,人不可能永远保持巅峰状态,找到那么适合的角色、那么好的班底、懂你的导演。我只能在今后的学习中好好选择,我宁可不拍,也要选择拿得出手的,别把自己的品牌砸了。”冯绍峰很相信自己的感觉,“之前有很多剧本找上门,但我唯独挑选了 《宫》,因为我有种预感,这部作品会中。”

  这样一个冯绍峰

  2007年那场车祸前,他还曾因开摩托车而撞上轿车,“当时我整个人就在车的前后轮胎里了”,事故发生后,他爬出来先蹲了蹲,发现身体没事儿,然后哼唱了一段《吻别》,发现脑子也没坏……

  清高“当时很多人叫我去试广告,我特别崩溃,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?那个时候我有点小清高,自我感觉良好,不太喜欢被人挑选。我总觉得,只要自己很好,别人就会来找我的。”

  “谎言”“我用之前拍戏的积蓄当首付,在北京买了套房子,但之后完全没钱了,由于初来乍到有很多花销,还欠了债。就在那时,我爸来北京了。我开始跟他说我过得特别好,但当他去到我家时,我傻眼了。”

点击查看下一条:

更多>>推荐新闻

更多>>热点图集

图扒道德伦理片《误入女同圈的直女》

图扒道德伦理片《误入女同圈的直女》

不喜欢的不要看也不要跟进,电影可能带有一点18禁内容,请不要大惊小怪。... 我也来爆料>>

更多>>热图推荐